【公务员日记乔宝宝】_柯晨健康网

柯晨健康网

公务员日记乔宝宝

  • 2019-10-07 11:45:31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作者:佚名
  • 栏目:知识
  • 关注

(一)

(www.8jzw.Com)  我的衣服被他一件件褪下去,扔到了地上,我终于成了全一裸,被他拥抱在怀里,双手扣在我的雪峰上,不停地握捏,食指和中指夹住顶端的两枚突起,熟练地搓,弄,捻,拨。

 我叫得很大声,整个顶楼,只有风声和我的叫声,还有他的喘熄声。

 他没有脱衣服,直接将我压在了面前的大玻璃窗上,我的双手和胸贴着冰凉的玻璃,他抱紧我,粗蛮地顶进了我。

 他的粗茁勃勃,朝上的角度和我的配合的非常好,他开始暗哑地喘熄着撞击我,一下一下,深入浅出,转换角度。

 我故意收紧,再收紧,他进去的很容易,但是要退出去却有些费力,这让他发狂。

 他在我耳边问我,“为什么这么紧?恩?为什么会这么紧?你不是说你有过他们三个男人了吗?难道你跟他们做的次数很少?”

 我骗许良和林乔说,他们是我的第一个男人。但是我没有骗林峰,因为他见证了我和乔揩生死间的真情流露。

 我挺起翘一臀,尽力迎接他,摇摆着,媚惑地迷一吟,“林县长不是跟您说过吗,小乔是个独特的女孩,这,就是她的奇妙之处。”

 林峰一听,更加亢一奋,淹没在我体内的身体更是膨胀了一圈,一边费力推进着,一边哑声说,“乔宝宝,难怪乔镇长那样的男人都会为你发狂了,,”

 他不提乔楷还好,他一提那个名字,我的全身更是滚过一阵热浪,好象乔错真的回来了,正在借助林峰的身体再次宠爱我。

 我猛地收紧娇一肌,将他贪婪地夹人,呢喃着说,“乔爸爸,乔爸爸要我,宝宝想你,好想好想你,求你再疼我一次。”

 林峰的身体僵硬了一下,但是他只迟疑了几秒钟,便再次在我的体内用力推动起来,并且摸、吻着我,喃喃地说,“好的,乔爸爸疼你,要你,宝贝儿,你真是削魂,,”

 双层的玻璃窗,强度真是经得住撞击和考验,林峰将我的身体冲撞的紧紧贴在玻璃上,上面蒙了水雾,只有我的手印滑过,留下一道道抓痕。

 他的唇在我的耳后,颈间,肩膀,后背,啮咬,吻吮,双手将我的一对酥翘之物揉得膨胀肿疼。

 但是,我喜欢这种虐般的狂欢,只有这样,才能让我暂时忘掉自己有多么无一耻。

 结束后,林峰问我,需不需要他给我另外一处房子?

 我想了想,说,我持保留

第145章 乔宝宝的奇妙之处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公务员日记乔宝宝

(二)

我们的yu望充斥着整个房间,变幻的灯光闪映下,只有床上叠加在一起的一对男女在疯狂地纠缠,挺动。

他之前吃了药,但是中年的身体还是吃不消我超强的收缩,做了不到十分钟,他就浴求不满地缴了枪。

他趴在我身上大喘着,捏着我光滑的香肩说,“心肝儿你太会动了,动得我全身骨头都要酥在你那里头了,真是要命。”

我的柔夷在他肥壮的腰上抚摩着,蛊惑地说,“我不要您的命,我只要您很多很多的关爱 ”“ 。”

侯shūjì满意地笑了,咬了咬我的耳朵说,“心肝儿,我会给你的。”

经历了第一次快战后,他的身体有了耐受力,我乖顺地从他身边爬起来,娴熟地吻向了他的身体。

我知道他的敏感点在哪里,胸尖,脐窝,腿内侧。

我的服务让他爽到痉挛,jùliè地喘息着,再次将我压到了身下。

侯shūjì是个精明强干的人,从他身上,我学到了许多无形的东西。

为官进阶,是一张太极图,其中手法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2013年4月26日晚上,我与市委shūjì侯大海做了两次,荒唐半宿。

而同时,我的未婚夫程铮正陪着从襄樊赶过来的父母住在酒店里,也许正在憧憬着次日我们的婚礼。

2013年4月27日,天气晴好,我和程铮的婚礼,在s市德占时期建成的基督教堂里浪漫而庄严地举行。

我穿了华美而圣洁的订制婚纱,头戴纯美的百合花冠,唇角含着幸福静美的微笑,笃定地走向儒雅而又带一些西北男人旷达之气的新郎程铮。

他满目幸福和宠爱地牵起我伸向他的手,带着我徐徐走向圣坛后的牧师。

每一个少女都会无数次地幻想过属于自己的那场盛美婚礼,在一颗隐秘的芳心里,无数次地勾勒着未来牵自己手走进婚礼的那个男人的样子。

我,乔宝宝,也不例外。

在我还是一只丑小鸭的时候,我也曾设想过自己婚礼的模样,以及做我新郎的那个人。

现在,我终于步入了这一天,牵起了一个人,我是笑着的,可是,我在心里遥对着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少女含泪轻语:亲爱的,你早已经脱胎换骨,不再是你。

婚礼结束后,是热闹的婚宴,金爵大酒店的婚宴大厅里喜庆热闹,基层和市里许多部门的同仁以及一些企业主都卖给了我面子,连市长和市委shūjì都亲临宴席给我添了一彩。

侯shūjì放下领导的架子,平易近人地以长辈的口吻祝了贺词,喝了我和新郎敬的酒。

人前,他是如此的道貌岸然,而我的脑海里还在想着,前一夜他一丝儿不挂匍匐在我身上挥汗如雨的浮浪。

刘市长刘松涛也亲切地握了我和程铮的手,说着和侯shūjì差不多的祝福言辞,喝了喜酒,两位诸侯级的人物待了几分钟后,相谐离开。

我之前就买了一百五十平的复式公寓做为婚房,当然,这房子的来路除了我,没人能够知晓。婚前我就将房子过户到了程铮的名下。

婚宴结束后,我们将婚房留给了他远道而来的父母小住,连夜赶往上海机场,飞往了马尔代夫欢度蜜月。

程铮是个幸福的新郎,飞机上,他的胳膊也撒赖地缠在我的腰上,唇流连在我的耳朵上,呢喃轻语,“宝宝,我是不是在做梦?我们真的结婚了吗?”

我稍微转过脸去,柔媚地用唇贴触着他的唇,“当然不是做梦,不信你试试哦,多么富有真实感哦。”

说着,我就坏坏地抓起了他的手,覆盖到了自己尖翘的乳上。

他的呼吸马上急促,手心温热,抓住我的酥物贪婪搓揉,“妖精宝宝,我爱你!想要你。”

我的手缠在他的背上,隔着棉柔的衬衣,轻轻抚摩着,撩逗他,“真的么?现在?怎么要哦?周围,这么多人呢,你敢?”

他将我的一只小手抓过去,按在了他的裤子某处,“咬牙切齿”地说,“你试试,我被你害成什么样子了,只要你敢要,老公我就敢给!”

我的手抓住了他的热硬,他压抑地低吟了一声,他的唇捉住了我的香唇,舌撬开我的牙齿,钻了进去。

我们的舌在我的檀口中尽情嬉戏、勾缠,津液不断从舌的周遭溢出,被他贪婪地吞咽进喉咙里。

我们的热情似火让pángbiān的乘客侧目,别过了头去,我们忘情地拥吻,全然不顾别人的嫉羡或者嗤恨。

程铮的手不甘于只肆虐我的胸,大胆地钻进了我的裙子里,那儿早就一片潮润,我咿唔着轻咛。

公务员日记乔宝宝

相关推荐

宝宝成长日记app

我的华文教育日记——惊喜

奶爸的带娃日记,第一辑

完美日记白胖子卸妆水值得入手吗?真实测评告诉你答案!

家庭训练日记——宝宝阶段性发育特征

家庭训练日记——学会记录

丹丹的孕晚期日记2

一枚孕早期小孕妇的“居家隔离”生活日记

一线救援日记 | 方舱里的前方与后方

孕妇怀孕日记

网站申明

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,与文章无关。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